关于我们

学院动态

青年展摄影师张亮《春光照相馆》参展《日常-非常》

时间:2018-10-29 来源: 作者: 点击数: 字号: 打印


 

张亮(右)介绍《春光照相馆》

 

 

2018年10月28日,由中国文联摄影艺术中心主办,中国摄影家协会网、影像国际网、影像中国网承办的《日常-非常》中外青年摄影师多媒体展映在北京中华世纪坛举行。

第三届全国青年摄影大展导师推荐摄影新人、出生于甘肃的青年摄影师张亮,作品《春光照相馆|照相、照片、家与村》入选这次多媒体展映。这组作品用影像记录着自己生他养他的故乡,既有他父亲拍摄的泛黄影像,也有自己对故乡的解读,既是一份非常珍贵的个人记忆,也是近四十年乡村中国的共同的记忆。

 

张亮《春光照相馆|照相、照片、家与村》

作品视频地址

部分作品如下:

 

▲左图:1983年的父亲。

右图:2016年的父亲,曾经的春光照相馆已经不复存在,那些泛白变色的布景被当做门帘。

 

 

 

▲左图:1983年春节,祖奶奶在世时的“四世同堂”全家福。

右图:20167月,奶奶三年祭日,我们的家族合影,家族年纪最长者是大伯(二排左七)已经年过八旬。

 

  

▲左图:1985年,父亲拍摄母亲劳动的情景。

右图:20162月,我拍摄的母亲和她看守的小卖部。

  

▲左图:1995年六一儿童节,在家门口的小麦地里,父亲为我们姊妹三拍的合影。

右图:20162月,家门口的小麦地已经被硬化当麦场用,春节回家我们姊妹三在相同位置的合影,姐姐妹妹都已经出嫁。

  

▲左图:1988年,父亲拍摄的家里房子内景。

右图:20162月,家里的老房子内景装饰,墙上悬挂的老式相框格外显眼,里面都是父亲曾经拍摄的照片。


▲左图:20048月,姐姐考上大学时拍摄的全家福。2004年,姐姐考上了大学,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刻父亲激动地掉眼泪,村里好几年没出过大学生了,在整个家族里,姐姐也算是正儿八经的第一个大学生。那时我在读高一,妹妹读初一,家庭的经济负担相当沉重。2006年,我考取了大学,但整个家庭根本无法承担两个大学生的学费,所以我选择了参军入伍。

右图:20172月,我们一家人团聚拍摄的全家福。

  

▲左图:八十年代父亲(左一)兄弟五个的合影。

右图:20162月,父亲(左二)和村里的人。

 

▲左图:20162月,通往村子的土路。

右图:20171月,土路变成水泥路,土墙变砖墙。

  

20162月,村里人的老房子和新盖的楼房。

 

20162月,老房子和新盖楼房的内景装饰。


 

▲黄土高原生存环境恶劣的主要原因是干旱缺水,村子里每户人家在院子里都会有一口水窖,没通自来水之前,水窖就是一家人的命脉。如果遇到干旱少雨的年头,吃水都成问题,庄稼基本绝收。记得小时候在脸盆里倒一点水,一家人轮番洗脸。

左图:20146月,父母在打窖水浇菜地。

右图:20162月,被污染的小河。流经村子的这条河叫关川河,发源于陇中定西境内的东河西河,在县城西北汇合后,始名关川河。

 

2014118日,长达九年的引洮供水一期工程全线完工通水,至此,村里终于告别了干旱、缺水的时代。

左图,20171月,新修的引洮渠。

右图:20177月,夏季清澈甘甜的洮河水唤醒了这片黄土地,地里的庄稼长势喜人。

 

 

▲生存环境的改善并没有让人扎下根来,在市场经济的浪潮中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外出打工,留守的村民们却似乎没有发觉有了水源后土地的重要性,土地荒着也是荒着,大部分村民倒愿意将自家土地出租或被征收。父亲已年过半百,我也知道让他再去种地是心有余力而不足,家里的6亩川地也被出租,整个村子的土地亦如此。20137月,一场雷雨过后,村头出现双彩虹。

 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本次展映的作品来自中国、美国、西班牙、韩国、加拿大、孟加拉、印度等15位青年摄影师。这些作品从“日常”影像出发,充分体现了青年群体对于自我及与“他者”之间的身份认同、文化和社会问题的思考。在艺术表达上,这些作品呈现出多元化、个性化的特点,对于影像语言的本体以及实验性、当代性进行探讨。在他们的创作中,摄影已被视作个体化的“我”,并转化为一种“重现日常”的手段。2018年《日常—非常》中外青年摄影师作品联展启动了“青年人才培养计划”并给予一定的资助,希望更多青年摄影师对于拍摄主题、对象以及相关的社会性、全球性等问题,进行长期深入的拍摄和探讨。

 

本次展映会是《日常-非常》首展,第二场展映将于11月18日在中国摄影艺术节(河南三门峡)期间以图片实体展和多媒体幻灯演示会方式进行展示。

 

15位摄影师的视频文件,点击观看


CPAEDU 第二届全国青年摄影大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