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友

校友风采

 

她究竟对同里古镇施了什么魔法,让斑驳老墙变成了独有风韵的抽象画?

 

/文 黄红

 

 

 

上海的周遭,珍珠般地撒落着一些口碑甚佳的江南小镇,周庄、枫泾、乌镇等等一时难以尽数。每处小镇都蓄着别样的风情,流水小桥、枕河人家自不必赘言,那并不平整却从不硌脚的老街石径,古式古香甚而偶见积尘的百年店铺,无不招人倘徉流连忘返,吴侬软语绕耳,桨声欸乃悠长,怎一个恬静闲适了得?

 

 

 

这回去的是同里,又是夏末初秋时节。人多,镜头更多,一人两机甚至三机的不在少数。同行者有声嘟哝:这么起劲,拍来拍去“老花头”嘛。我恻之以目,心颇不以为然。佳人桥上观风景,有人临窗看美人,心境不同,视角自然不同,森林再大也找不出两片相同的树叶。——自端起相机之初,鄙人便固执此见。

 

相由心生,这几个字从理论上说有些唯心,然而艺术这个魔是从不论道、更不服道的。梵语所谓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的偈语,用在此地最为贴切,举凡在艺术个门类中独创门户并炳立史册的大家,如达芬奇、德拉克若瓦、高更、梵高、徐渭、八大山人、齐白石皆莫不如此。摄影既为一门艺术,每个持镜者若不能从观念上挣脱“道”的束缚,则“拍来拍去老花样”的困扰将不时来侵袭你,烦得你下镜无趣,不拍也罢。

 

 

 

同里我是来过N回了,此次我只拍了几堵墙,不,严格来说是拍了几块砖。绝非刻意求奇,是那些风尘的、斑驳的、长有苔藓或带些污损的、年长我几十年甚至几百年的老墙砖引起了我的注意,使我驻足不前。是的,它们撩起了我的创作冲动。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无台,本来无一物,何处染尘埃!我非信徒,但对禅宗六祖的四偈句向来神往不已。心中无物,方能眼前有景;心无旧景,镜前万物常新。别人熟视无睹的老墙,被我的镜头抓着了,捕获了!我真的欣喜不已,从前拍摄的同里我喜欢,这回同里之行我更喜欢。或问,这是同里吗?这当然是同里,这当然是水乡同里,这当然是江南小镇同里,这是我眼中的同里,这是我心中的同里,这是我的同里。

 

大音希声,大像无影。具像使人感知,抽象令人博大。从我的同里能感知什么?是从古砖表明的纹理和裂隙感知大自然暑寒交替的变迁,从而叹息光阴易逝岁月匆匆?是从砖块颜色以及排列走向感知建筑样式,从而揣摩物是人非、风土世情?可以,区区几幅照片能给人如此感知,也算是值得了,拍而无憾了。不过,总感到有所或缺,触物感怀,抚今忆昔,固为人之常情,但这组照片如若仅仅给人这些,我是心有不甘的。真想多说几句,可说了又怎样?其实是怕词不达意。抽象的东西一向苦于说明,我所见的正是我不能用语言来表达的,它们能打动人否?合韵的同道能会心一笑否?我祈求,但不奢望。

 

我只相信,摄影的语言是丰富的,多样的。 

 

 

作者介绍

 

  

黄红

 

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,北京摄影函授学院省级/团体会员提升班26期学员、张国田“从创作到呈现”工作坊学员北京摄影函授学院上海分院20期优秀学员。作品“魔都漫步”“恒河晨浴”“田子坊小品”等在国内知名杂志上刊登,其中多重曝光组照“叠中叠”入选2015年中国平遥国际摄影大展,并获艺术类优秀摄影师奖。

 

热门标签

[ 关闭 ]